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方向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4442|回复: 3

幽灵记(二)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35

帖子

12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21
发表于 2017-10-15 20:5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虽然我已奈何你不得,但我的局长大人,我不相信你能逃得脱正义的严惩!我紧紧尾随着他,看着他步出殡仪馆,骑上他的自行车扬长而去——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,到小区附近再换上自己的奥迪,是局长遮人耳目的惯伎。可是这小把戏顶多只能欺骗新闻媒体和少数上级,为他骗得省劳模、先进党员等道道光环;可日长天久又怎能瞒得过我和局里大多数群众的眼睛?现在,尽管他铤而走险除却了我这个心腹之患,局长大人的表情依然紧绷着,一边骑车还一边东张西望地扭来扭去。多行不义必自毙,狗急跳墙又如何能成得大事?即便他侥幸躲得过眼下的关口,内心的恐惧和焦虑,也终将纠缠他一辈子。
    想到这里,我忽然失去了跟踪他的兴趣。眼前就是我家小区了。我还是先回去看看妻子这会儿的情况吧。追悼会上她一直深垂着头,虽然也不停地抽泣着,还用纸巾擦拭着眼角,可是我郁闷地发现,她只是眼圈有点儿红,其实并没有流过一滴泪水。是她的泪水也像老母亲一样,早已哭干了,还是她压根儿就悲伤不起来?
    我这么想并不是空穴来风。虽然我们也夫妻多年了。可这几年我们的关系一直在降温。尤其我当了办公室主任后,她对我的埋怨和牢骚,反而比以前更频繁了。不是嫌我老回家太晚、出差太多,还经常喝得摇摇晃晃;就是嫌我太没用,当了主任也没给家里作多少贡献。不像她同学,老公当个小小的科长,她就成天穿金戴银,出入豪车。可我又不是局长,有方方面面对他的巴结。我名义上叫个主任,实际上还不就是局长的仆从?再说我当了主任,还是比以前多了不少外快。不然我们这套160平米的大房子,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?
    没想到,这会儿妻子正好也在说这套房子。她独自躲在卧室里,窗帘也拉得严严的,正在给什么人打电话。完全没想到,我此刻就在她身边。尽管她压低了嗓音,我还是清楚地听见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:……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沉得住气。房子的事没有弄定当,我们还是不见面的好。否则小不忍则乱大谋,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……什么为什么?他是突然死掉的,没有留下一言半语,也没有遗嘱。法律上他的那一半房产,父母和他妹妹都有继承的权力……你别管,我自有办法。我一定不让他们和我争夺这套房子。当然,这需要时间,需要费很多心思……
    天哪。这种话我一刻也听不下去了。电话里另一个声音分明是个男人。这种事虽然太出乎意料,但明摆着木已成舟。而根子,显然早已在我活着时就种下了。现在我毫无回天之力,哪怕把自己气活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……
我木木地漂到窗外,正在犹豫要不要再到父母那里看看,无意间发现小区进口处,慢慢地走进来一个女人。她一身黑衣黑裤,头上插着朵白花,脸庞上还残留着泪痕,分明是满腹心思,走起路来也茫无目的,几乎是在挪动。就是她!就是那个下午出现在我的追悼会上的黑衣女人。可是我根本不认识她呀?当时我就注意到她,但人杂心乱,我无暇多顾及什么。那么她是谁?为什么会参加我的追悼会,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小区里?
    强烈的好奇心使我一下子便漂到她的对面。啊?居然是她!居然是何莉!虽然已过去好几年了,她的容貌比当年来已有了令我吃惊的变化。树荫下光线本来就暗淡,斑驳的光泽打在她脸上,显得分外憔悴;眉间和眼角也有了好些细密的皱纹。现在又因为过于悲伤吧,眼泡红肿着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但毕竟她原先的模样还在,当年我们又曾经那么亲密,我再怎么,也不可能认错了人。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我死讯,竟然还参加了我的追悼会?难道她不在乡里当教师了?
    我和何莉结缘在我挂职的乡里。那时她是乡里的中学教师。学校就在乡政府院子东面的马路边。我就住在乡政府为我安排的一间办公房里。每天晚上没有应酬的时候,我就会按照老习惯,在街镇周边散一会步。有天晚上我心血来潮踱进中学操场,却碰上正在操场上慢跑的何莉。虽然我不认识何莉,但她却认出了我。先叫了我一声成乡长,还说她在县里电视上见过我。我发现她是个大约20来岁、眉清目秀的年轻女教师。因为家在很远的山村里,平时也在学校里住宿。她说她在南京读过四年三本。因此找工作不理想,便应聘回乡当了教师。毕竟在大城市上过大学,我能感觉出历练在她身上造成的良好影响。所以她虽然出身乡村,身上却没什么卑恸感。谈吐大方,性格也开朗热情。我和她似乎有许多共鸣之处,所以那晚我们就站在操场的单杠架下,沐着轻淡而让人像喝过点酒一样微熏的春风里,不知不觉就聊了一个多小时。直到校工说要关门了,我们才分了手。
    隔了两天,我迫不及待地找了个空子,又来到校园里。而何莉也仿佛心有灵犀,慢慢地在操场上踱着步。我说我还想到外面走走,你去吗?何莉明亮的眼睛映着星光忽闪了一下,爽快地说了声好呀。于是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,自然而然地向着镇街外走去。小乡镇的夜晚是十分清寂的。7点来钟许多店铺就关了门。还亮着灯的主要是几家饭馆和小超市,看上去也是生意平淡。唯一的热闹处就是有好些棋牌室,你走一路几乎可以接续着听见哗啦哗啦的洗牌声。何莉似乎漫不经心地问我是不是喜欢打麻将。我说不喜欢,偶然打几局,也是为了陪领导。这就好。何莉满意地笑了笑说:我们乡中也有些老师喜欢打麻将。我不知怎么特别不喜欢这种名堂。
    那天交谈中,我已经知道何莉还没有对象,于是就说:老师里应该还是有年轻有为的人吧,你有中意的吗?何莉轻蔑地甩了甩手:我才不想在这里结婚呢。小地方的文化是很无聊的。凡事又都靠人情。时间一长,再有为的人也会被同化掉。这样的人生我毫无兴趣。
    说话间我们很快便出了镇街,拐上镇外的田间小路。虽然街上人不多,但毕竟不同于大城市,让熟人看到了,我倒还不太顾虑,何莉的声名肯定会受影响的。可让我有点奇怪的是,因为在外面见过大世面吧,何莉似乎并不在意这些。她很坦率地告诉我,她正在复习准备考研。至少,也要争取更好的出路:“我也不是嫌弃自己的家乡,在这里成家过日子,各方面也没什么问题。可是这里太平庸了。我来的时候还满怀希望,一年多下来,就完全泄了气。”
    说实在的,我很理解何莉的心情。就是我,临时来挂个一年半载职没有问题,要我扎根这里,给我个乡党委书记也不干。只是不知为什么,也许我已从何莉的言谈中隐隐地意会到了什么,心里渐渐有些忐忑。但还只是停留在她是不是想让我帮她寻找出路上,并没有料到事态会迅速向着我完全无法掌控的方向滑去……
    那是不久后的又一个晚上。虽然已经很晚了,两个人都没有回去的意思。我们顺着一条白练样蔓向远方的村路越走越远。四周黑影幢幢,但分外岑寂。满眼是笼着薄雾的高高低低的田垄和麦地,间杂着一方方被月光渲染得暗黄的菜花。夜晚没有蜜蜂的嗡嗡,但菜花那特别撩人的幽香却让人心旌荡漾。树梢的月亮也仿佛在为我们助兴,亮得分外清爽、莹洁。
    突然,附近一个酣睡的小村里响起一声凄唳的狗叫,随即便有好些条土狗应声而吠。刚才还说前面那个村庄,很像她家乡小村的何莉,一下子顿住脚步,浑身缩紧着转过身来,正好和我撞了个满怀。
    我害怕,我害怕。我从小就被狗咬过,特别怕狗。
    我顺势抱紧何莉,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:没事没事,有我呢……
    我的声音其实是颤抖的。而何莉的身子哆嗦得更厉害了。我们就那么紧紧相拥了好一会。月色更加浓郁地包裹了我们,仿佛要把我们溶化成一体。
    我们相互扶持着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。小村很快被甩在身后,狗叫也消失了。我们还是紧紧相拥着,在一块平坦的高坡边坐了下来。被闪烁的星光簇拥着的月亮,也像来了兴致,低低的,几乎就贴在我们的头顶上。我开始亲吻何莉的面颊、她的头发、她的颈项和她那浑圆的肩膀。并上上下下地抚摸着她。在她低抑的呻唤中,我热烈地赞美她的美丽,她那丰满匀称的好身材。
    我妈老说我胖呢。何莉娇喘着在我耳边说。
    不胖不胖,你的身材刚刚好,女人太瘦了,还有什么性感呢?
    何莉咯咯一笑,从我怀中坐直身子说:其实我大学里的闺蜜们,把我说得更可恶呢。说我就是莫言一部小说的名字。
    什么小说?
   《丰乳肥臀》,没想到,何莉一边说着,一边嬉笑着把自己的衬衫从腰间撩上头顶,蒙住自己的脸说:你看像不像?
    天呐,荧荧月光下,呈现在我眼前的,果真是一对特别丰腴的、比月光还要皎洁的乳房。微颤着,活像一对令我陶醉的玉兔。而她的腰肢处,果然明显地收窄,显得臀部特别肥满……
    怎么说呢,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,无不像春花一样易凋。越令人神往,越让人幻想长相拥有的,也就越发像天边的流星,稍纵即逝。甚或像狂烈的烟花,怦然怒放之后,便是永远的寂灭!
    我和何莉的浓情蜜意,很快也凋零成一地残花。虽然有过隐隐的担忧。但我却以为自己大了她十岁,何莉不至于会有过多想法。结果却发现她远比我想象得认真。不,执着。痴迷。一往无前。
    我挂职期满前最后的一两个月,对我已无任何欢娱。每次会面都不欢而散。我竭力说服她寻求自己的姻缘。她则反复强调,这辈子非我不嫁,哪怕再等我多少年,她只盼着我能够明媒正娶的一天。绝望又畏惧的我,几乎是落荒而逃——离别那天清晨,阴风苦雨。我在乡政府院里和乡领导们一一握手后,急切地钻进小车。不料刚拐出乡政府,居然发现何莉就站在大门边,用一把小花伞遮着半边脸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汽车,直到我绝尘而去。
    回来后,我苦苦思量,再三斟酌,又给何莉写了封信,最后表明我的态度。不料我收到的,是一封没有内容的回信。里面只有一张何莉用手机在菜花田间自拍的照片——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合影。合影的背面,何莉用凌乱、拙执而入木三分的笔迹写着一句歌词:“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”……
    此后她再也没给我写过信。电话或短信也没有。我也不敢再与她联系。随着时日的流逝,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淡化了。再也想不到,她竟然又出现在我的葬礼上。而且,眼下她分明忧心忡忡地走进了我家后面的一幢楼里。
难道她已离开家乡,到了南京?她考研成功了吗?还是在南京找到了工作?她住在我家小区,是一种巧合,还是刻意?她成家了?
    我怀着满腹疑窦,紧紧尾随着何莉,进了她的家门。这是一套很小的一居室。屋里简朴而整洁,就是丝毫没有家的气息。这么说,她至今还没有成婚?我的天哪……如果我有身子,我能说话,我真想跪在她面前,祈求她的宽恕。可是我无能为力。我几乎紧贴在她身上,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。久久地蜷缩在小桌前的圈椅上,低沉着头,无声无息。好一会后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从小桌里拿出一张照片。就是我们唯一的那张合影。她凝视了照片一会,便来到小厨房里,拧亮煤气灶,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的合影放到那颤抖的火苗上。随着一股呛人的焦烟,我感到自己又一次化为了灰烬。
    我更紧地贴在她的身上,拼命呐喊,企图能发出一言半语。当然这是徒劳的。而且,我意外地发觉自己忽然失却了自主,竟随着照片燃起的灰烟飞进了抽油烟机里,飘飘袅袅地向着无边的天际飞逝。与此同时,自己在这个尘世间所刻录的所有记忆也都在迅速消裉。唯独最后的懊恨仍然尖锐而长久地挣扎着:原来,我还是要去向一个深不可测的幽冥?
    我想最后再看一眼何莉,或者我的父母、亲友。却已不再可能。
    只有小区高楼上密集的窗玻璃上,还在反射着娇艳的阳光。几辆光亮耀眼的豪车,像往常一样颐指气使地驶出小区,汇入光怪陆离的大街。我再一次无奈地意识到,即便我愿像小区一墙之外的那几户拾荒人一样,卑微地存活在人间,也纯属妄想。
    拾荒人低矮的小平房前,几个大人还在阳光下翻拣他们的破纸板、塑料瓶之类垃圾。他们那几个比小狗大不了多少的孩子,则在狭窄的墙跟下争抢着骑一辆破童车。在他们后面,几幢老小区的居民楼上,花花绿绿地晾出许多衣被。鲜花在阳台上怒放。再远些的小广场上,有一只花塑的孔雀,向天长歌。阶下茵茵的绿草坪上,嬉戏着两条裹着红背心的泰迪。它们的主人在路旁疼爱地召唤着。人们像往日一样,以各自的方式继续着各自的生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35

帖子

12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2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5 20:5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何处不是幽灵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6

帖子

9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90
发表于 2017-10-19 21:5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,无不像春花一样易凋。越令人神往,越让人幻想长相拥有的,也就越发像天边的流星,稍纵即逝。甚或像狂烈的烟花,怦然怒放之后,便是永远的寂灭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2

帖子

28

积分

禁止发言

积分
28
发表于 2017-10-20 21:5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方向文学网 ( 苏ICP备17012291号

GMT+8, 2021-10-16 21:58 , Processed in 0.05879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宿迁明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